【息古】一想到人文版缥缈录删减辰月之征就哭泣着舔起了不知存了多少年的糖纸

穆寒:

还是从前说要做息古本的时候阿月帮忙整理的……重新翻出来舔舔舔。




《天下名将》


这里是息古初遇……绝大多数的JQ都出现在辰月之征里啊!!!我仅有的糖!低得不能再低的青天啊!!!!!!!QAAAAAAAAAQ





白毅缓缓摇头:“来的路上,我测过建河水位,比殇阳关的地势还低了十尺。只怕这些,都在当初设计的人心中了,那人诚然是个绝世之才。”


“七百年前建河的水位呢?”息衍忽然问道。 


“刚好漫到殇阳关脚下,一滴水都进不去!” 


“真绝世了。”息衍赞叹。 


“既然地势高,为何不让他无水可用?”一个清朗的男声自帐外远远传来,随后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息衍忽地抬了抬眉,笑了起来:“人终于齐了。” 


他亲自起身拉开帐门,恭恭敬敬地站在下首:“月衣夜会,三箭夺魂,莫非是古月衣?” 


大步进帐的紫衣将军惊了一下,旋即打量了息衍一眼:“墨羽飞天,神剑定岳,莫非是羽将军?” 


两人对拜,一齐笑了起来。 


同为东陆名将,息衍和小他一辈的古月衣并不相识,不过初见时候一拜一笑,两个人却像是多年的朋友一样。古月衣所说的是息衍的名号与武器,息衍提到的却是古月衣成名的“月衣三箭”一战。 







看到息衍对古月衣吐槽白毅就萌的打滚_(:з」∠)_



“有火就好多了,”古月衣道,“仓促间哪里得来的木材?” 


息衍笑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看向不远处的白毅:“白大将军说,此时必先点火,镇静军心。所以我好不容易从营中带来几辆木城楼,全部被他劈来烧火了。” 


古月衣愣了一下,随即点头:“不过几辆木城楼不足以防御,用来点火却是上选。对于寻常军士,看不见便无法辨认旗号徽记,无法调配,我们收整出来的几万人便是一盘散沙。白大将军所言不错。” 


息衍还是笑:“他当好人,烧我家的柴,他倒是已经习惯了。” 


白毅像是没有听见两人的话,只是静静地凝视着阵外光芒灼目的火堆,似乎在想着什么。 







这一段其实前后文加起来更体现了素月墨羽的配合,不过他们是多年老友,古月衣一个新认识的,也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必须是糖啊!!!!!!



古月衣再看向他身边的息衍。他忽然发现息衍已经不在马背上了。他急忙看向阵中,看见一袭黑色儒袍正在呆若木鸡的军士中急速穿行。整个方圆大阵只有息衍一个人在动,他脚下无声,快得像是一道黑电,只有他擦着经过的那些军士才能勉强看清他的面容。 


“叔叔!”息辕急忙喊他,息衍却没有回头,息辕看见他一手紧握剑柄,一手扣紧剑鞘,剑在鞘中,含而不发。 


古月衣沉默了短短的一瞬,猛地一拉战马。战马长嘶,古月衣昂然出阵,他的战马穿过人群,一直跃到那条宽阔的通道上,直追即将离去的黑马。黑马上的老人和四名从者被惊动了,在飞奔中回头。 


“破!”古月衣张弓搭箭,飞射如电。 


他的箭远不同于箭营普通士兵,箭上有空腔,离弦就带着一股令人心惊胆战的尖啸。箭劲雄浑,箭路笔直,直射黑袍老人的背心。从者已经来不及挥舞沉重的铜盾,最后一人忽地刹住,笔直地站住,迎着古月衣的箭伸手,套着铁笼手的五指张开。 


箭准确地射进了他的掌心,透穿了铁笼手的防御,直到足足半支箭穿透了他的手心,才耗尽了力量。 


从者定定地站着,纹丝不动,仿佛完全感觉不到受伤的疼痛。片刻,他缩回手,以另外一只手折断箭杆,扔掉箭头,把连着箭尾的半支断箭也从伤口中拔出,默默地扔在泥土里。 


此时,黑马和其他三名从者也都停下了。 


老人和古月衣遥望,微微点头:“不错,作为一个普通人,你算是很强的了。” 


还没完!”拉住战马的古月衣冷冷地说。 


他说完这句,胯下的战马全身酸软,整个地趴倒在地。老人似乎微微吃了一惊,随即黑色的影子从距离他极近的地方飞跃而起,空中剑鸣如扣铜钟,接近老人的时候,偷袭者腰间的古剑也无法再保持平静。剑出鞘的时候,青色的铁光挥洒出半弧,速度、时机、位置,都精确得难以防御,古月衣的一箭引开了从者的注意,息衍抓住了这个刹那。





这里这里简直嗷嗷嗷嗷嗷嗷嗷!


好吧这段还是天下名将……



古月衣在千钧一发中滚身下马。刀落下,他那匹白马哀嚎一声趴在地上,鲜血从马鞍中间喷涌出来,马鞍断作两截,白马背上一道血痕。那一刀切断马鞍之后,更劈入白马的身体一尺! 


一骑黑马驰到古月衣的身边,马上的武士挥舞长戟硬生生格下离国武士的长刀。此时映着火光,古月衣终于看清了火氅赤铠的离公嬴无翳和黑甲黑袍的息衍,两人全力压下兵刃。一声巨震,仿佛两柄武器都要断裂一样。两人带马贴身擦过。





《辰月之征》


救小舟的一段我觉得怎么都不会删……


然后就是出丧尸了……


这里必须是糖QVQ



这种事情多想没有用,只能等着看。”息衍起身,“今夜是晋北军负担城防?” 


“是。” 


“可以去城上和古月衣将军聊聊。”息衍把佩剑挂在腰间。






一道黑影从古月衣身边擦过,方口蛮刀落地,差着半尺没有砍中古月衣。那道黑影箭一样射来,却带着远比箭更巨大的力量射中了离国武士的胸口,进而推着他退后,将他死死地钉在地下。可是他却没有死,也不哀嚎,就像绊倒在巨槌上的时候,他双手双腿挪动着,在周围寻找可以着力的点,还在努力想站起来。 


冷汗浸透了古月衣的里衣,他一回头,看见一匹黑色的战马狂风一样驰来。而那柄钉住离国武士的武器是一杆铁戟,是马背上的人投掷出来的。 


“息将军!”古月衣认出了来人。 


息衍止住狂奔的墨雪,没有答理古月衣,而是拔了腰间的古剑静都。他跳下马奔向那个被钉死在地上、却仍旧挣扎的武士,反手持剑刺进了离国武士的左胸,而后拧动剑柄。古月衣知道这样一剑势必绞碎了那名敌人的心脏。离国武士的挣扎终于到了尽头,双手双脚无力地瘫软下来。原来他也不是杀不死的。 


又有几匹战马驰来,都是精锐的风虎铁骑,为首的是程奎本人。程奎兜转战马,战马长嘶,程奎满眼血红,牛一样粗喘。息衍以衣袖擦去额头的微汗,也是低低地喘息,抽回了古剑。 


“多谢息将军救命,这是我第二次欠息将军的情。”古月衣略略恢复了镇定,“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是离军么?如今其他城门的状况如何?” 


“用不着道谢。我本来是来城上找古将军说话,可是半路上遇见了些恶心的东西,”息衍走到古月衣身边,指了指他们来的方向,“古将军往那边看。” 



欠了息将军的情只要以身相许就好啦!!!【快闭嘴






最喜欢的是这里啊QAAAAAAAAAAAAQ


因为他说,所以觉得可以做,不惜代价。



“好。”静了许久,白毅深吸了一口气,“我相信你们,现在我也只有相信你们。但是我们需要七个人,斯达克阁下是第五个,我是第六个,谁是第七个?” 


“我们已经有了这个人选,一个新的天驱武士。”息衍和翼天瞻对视了一眼。 


“或者说是一个被征用的法器?”白毅冷冷地问,“他知道他将经历的一切么?” 


“我想古月衣将军已经完全明白了。”息衍说着起身,第二次拉开了兵舍的门。 


 晋北军主帅古月衣沉默地站在门外,向着屋里的三个人微微鞠躬。 


白毅惊得起身,而后疲惫地坐回了椅子里:“忽然觉得我真是一个可笑的人。” 


“息将军问我,我只是觉得我可以不惜代价去做成这件事。”古月衣淡然地回答,“我没有机会想得太多,但我不想我的部下和我一起葬身在这个阴谋里。” 





欠两次情还不够的话就来第三次吧!【。



“我拖住他!”古月衣大喊,“你不要停!”


“不能停!”吕归尘也大喊。


他听到那个可怕的脚步声了,就在他们的马后,也许十丈,也许五丈,甚至更近。他没有把握古月衣能够抵挡那个东西,古月衣只有一人,而那个东西是白毅的巨刀也不能杀死的。


可古月衣已经狠狠拉住了战马,战马立起来的瞬间,他从腰间拔出了佩刀,看也不看甩刀回身一斩。刀斩中了,却是斩中金属的声音,古月衣还未来得及闪避,对方沉重的身躯以奔马般的速度撞上了古月衣的马。战马在直立中无法保持平衡,被狠狠地撞翻,古月衣像是断线的风筝那样飞了出去,滚在泥泞中,站也站不起来了。


“不能停!”古月衣拼尽力气吼叫。


男人双臂一挥,扑向地上的古月衣。


马蹄声从他背后传来,一黑一白两匹战马从大雨中驰出,马背上的人武器齐出,从男人两侧驰过的瞬间,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后背。男人被巨大的力量冲击,向前扑出,却艰难地稳住了身形。


“好硬的背甲!”息衍赞叹,对着远处的吕归尘大喊,“走!传令各处,去找叶正舒!”


他想要下马,步战是他所长。可是那个男人已经扑到了他马后,息衍听见了声音,和古月衣一样挥剑向后横扫,以求逼退他。那个男人也不敢正对重剑的剑锋,矮身闪过,双手抓住墨雪的后蹄用力一拉。墨雪也受不住这样的力量,硬被拉倒在地。


息衍从马背上滚落,没有受古月衣那样的伤。他举剑过顶,刚要转身劈斩,已经被抓中了后腰。男人用了和袭击叶瑾同样的一招,他的速度太快了。息衍大惊,他奋力扭过上身,在男人发力之前,用力一拳砸在男人受伤的眼眶上。





辰月之征就到这里了……打完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_(:з」∠)_



古月衣仰望这个老人,终于点了点头:“冈将军的教诲,古月衣记得。” 


冈无畏转身策马而走。古月衣也翻身上马,却依旧注视着冈无畏远去的背影。 


“冈将军是一块老辣姜。”有人在他背后含笑道,“看他挥刀杀敌,让人握剑的手也热起来。” 


古月衣惊诧地回头,没有料到居然有人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背后。他看见的是息衍,息衍步行而来,一身散漫的黑衣,嘴里叼着烟杆。 


“息将军!”古月衣急忙见礼。 


息衍摆了摆手:“我是来找白大将军的,听说古将军就要离开,也没有机会远送,不过终有再见的日子,也就不值得惋惜。我想说的话,恰好有一位老辣姜已经说了出来,改日如果在战场上相遇,无论是战友还是敌人,息衍都会乐于看见古将军的身影。” 


“我们……”古月衣愣住了。 


“你获得了指套,可是距离真正的天驱,还差得很远。” 



虽然也许还不算”真正的天驱“,可是古月衣至少是愿意做一个天驱的,是不想与你为敌的啊息将军!QVQ




《一生之盟》里古月衣被提及两处,一次是息衍和吕归尘,一次是谢圭和息衍。





“我看你刚才和息辕对阵的那一刀,是学了殇阳关下古月衣的一刀。古月衣刀术是晋北流派,晋北刀术所谓‘瞬杀’一法,要在一次呼吸中把体力和精神都挥发到极致。我教你的剑术虽然不像那样讲究强行爆发,也强调动念出剑的瞬间一定要精确。你以往试手,拔刀的时机极其精确,其实得到了古月衣的精髓。不过刚才那一刀,你动手犹豫,晚了一瞬,息辕其实已经占了上风。他怕伤到你,不敢把伐山之剑用到极致,表面上看来是战平了。”






“虽然受到了初召……可是古月衣并非我们的成员,他会接受我们的指派么?”谢圭迟疑,“他不懂的东西还太多。”


“会,他出仕于晋北,为晋北国守土安民是他作为武士的职责。”息衍说,“而且古月衣这个人,我也能猜透他的心思。”





我就这么点糖!!!新版如果真的删掉一大半!!!我怎么活!!!!!



评论(1)
热度(46)
  1. 叫我郭大仙儿穆寒 转载了此文字
 
 
 
 
 
 
 
 
 
© 叫我郭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