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荣耀午间新闻(四)(跨年夜)

青山为雪:

明明到了海边却身体不舒服没法下水的po主真忧郁 _(:з」∠)_


比较主旋律不算逗比的新年夜采访,恭喜实习记者小安转正(喂




————




《新年夜里市民纷纷走上街头庆祝跨年  放烟花秀恩爱瞎狗眼烧情侣共贺新春》




昨夜,2013到达尾声,在钟声里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值此佳节之际,许多市民走上街头庆祝,中心城区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记者也借此机会采访了其中的一些游人。




一部分被采访者认为,这种热闹的庆祝方式十分适合跨年。“特别是可以感受到那种难得的气氛,”头戴彩纸帽的江读心(化名)先生说,“不仅能融入到节日的欢乐中,还有助于让那些无口、少言寡语、交流障碍以及面部神经僵硬的患者们舒缓自己的情绪。”




“嗯。”江先生的友人周先生说。




也有一些市民觉得齐聚街头的人群会给人带来困扰。“不但行人随意闯红灯,很多车辆也停在紧急停靠线内,完全无视市内交通规定。”对此感到痛心的张先生说,“虽然是节日佳期,但这样的做法也不值得提倡。”平时坚持准时睡觉休息的张先生当晚自愿加班,开出了一百四十六张罚单。




“其实那些烟花才是最危险的东西,为什么不全面禁止使用它们?”另一位张先生这么抱怨道。据其友人孙先生透露,Lancer·张(化名)先生在过去的几年中曾数次被发生意外的烟花爆竹波及,虽说没有受伤,但也饱受惊吓。“希望下一年他能有更好的运气,”孙先生一边把走着走着就掉进了雪坑里的张先生拉出来一边说,“这也是我每年的新年愿望。”




关于新年愿望,记者采访了许多市民,询问他们对于即将来临的崭新一年所抱有的展望和期待。




“我想要好好锻炼身体。”还在上高中的杜同学表示,为了和一位同班女生增进纯洁的友谊,他有必要从根本上武装自己,“她不高兴的时候会用琴砸人,……不,她不拉小提琴,她是弹钢琴的。”杜同学坚决否认了脑震荡和相思病之间的不科学联系。




“希望家里的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早日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与全家一起出行的王先生说。提到他的被监护人时,无论是对着羞涩乖巧的高同学、肩扛水桶的乔同学、还是戴着耳机一头撞在树上的刘同学,王先生都显得很自豪,“下一代是我们希望的延续,他们的幸福就是我的愿望。”




“新年愿望很多,比如让松鼠不要总是偷我们家的草莓啦,瀚文能少给我们几次去派出所把他领回来的机会啦,拿到冠军把那群家伙都踩扁踩扁踩扁啦,文州能更嗯嗯咳咳诶嘿嘿嘿……”黄先生充满热情地讲述了他的新年愿望,不过很快被其友人塞进嘴里的冰糖葫芦打断了。在黄先生嚼山楂的时候,友人喻先生边拉着试图冲向旁边王先生一家的卢同学一边回答了记者的问题:“愿望说不上,保持现状就很好。”




记者原本还想采访和王先生住在一个小区的方先生和林先生,无奈他们正同戴一条围巾散步中,记者的眼睛受到了非客观性暂时致盲攻击,豁免检定失败,僵直一轮。




最后新年钟声响起时,各处的烟花也开始燃放。在采访的结尾,市民们纷纷送上了他们的新年寄语。




“新的一年要早睡早起,规律生活。”手捏一把罚单的张先生说。




“新的一年也要有好运气!”从雪坑里爬出来的另一位张先生说。




“假期小朋友们上网的时候不要离屏幕太近,要经常做眼保健操,多看看窗外,时常出门运动才行。”王先生一边寻找丢失的隐形眼镜一边说。




“希望大家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ゝ∀・)b~”江先生搓着雪球愉快地说。




“同上。”被雪球击中的周先生说。




“努力工作,不要认输。”在街边临时摆起了失物招领处摊子,但桌前的钱包却越来越多的韩先生说。




“在这样严肃的时刻,哥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正在放烟花的叶先生思考了一下,“反正……大家新年快乐!”




伴随着满天烟花,新的一年终于来到了我们身边。过去的时光已成过去,我们带着宝贵的经验与美好的回忆,即将共同踏上新的旅程。记者在此祝愿每一位读者,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康泰,万事顺利。另外因为共同进行采访的记者罗辑在半路被星座大师拐走,现已失踪,本篇报道由刚刚成为正式记者的安文逸撰写。




(本报记者 安文逸 H市报道)

评论
热度(899)
 
 
 
 
 
 
 
 
 
© 叫我郭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