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荣耀午间新闻(二)

青山为雪:

这次有一点林方成分,请注意避雷~


本回主角是小高同学和老韩




————




《一少年模仿小说情节从二楼骑扫帚冲下  劫匪被砸到全身骨折入院治疗》




昨日,本市近郊住宅区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未遂事件。正在家中做作业的小高同学偶然发现嫌犯潜入自家后院,遂骑着一把仿真复古扫帚从二楼跳下,将劫匪砸成重伤。




“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啦。”接受采访的小高同学十分羞涩,“我的飞行技巧还需要磨练,就是这样。没想到把那位先生砸的很严重,真是不好意思。”




小高同学带领记者参观了家里的扫帚展示柜,数十把型号各异的复古扫帚陈列在储藏室里,令人叹为观止。让记者惊奇的是,这些并非完全出自小高同学的爱好,大部分扫帚都是监护人王先生的藏品。




“那个是最珍贵的一把,”小高同学指着角落里的一把扫帚自豪地说,“它的名字是灭绝星尘。”




记者随后又采访了附近的几家邻居。住在隔壁的林先生表示,他们经常会看到这家人骑着扫帚出门。“有时候还会在后院打几个奇怪的球,”林先生的室友方先生说,“那些球还会乱跑,半夜被砸到窗户简直要吓的○○了好吗!”




方先生随后又抱怨了一些夜里受到惊吓的经过,经林先生事后要求,不将其写进报道里。




记者离开住宅区前,监护人王先生恰好闻讯返回。对于遭遇入室抢劫这件事情,王先生表达了他的担忧。




“自从对门韩先生从这片地区搬走之后,附近的治安就变差了。”王先生遗憾地说,“为了让未成年的孩子能够安全地在家里学习,多重结界的设置是有必要的。”




记者了解到“多重结界”指的是新式家庭保安防卫系统。“还包括篱笆上的树藤,”王先生解释道,“那会让未经许可碰到它的人浑身起疹子,有利于事后抓捕嫌犯。”




王先生提醒记者不要去碰那些新挂上的树藤。出于职业好奇心,记者趁着出门的时候悄悄碰了碰,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奇迹和魔法都是存在的。”围观了全过程的叶先生说,“太唯物了小心吃亏,记者小同志。”




记者认为,当今家长在进行对下一代的教育时,应该注意不要让他们受到太多虚构情节的影响。尽管我们处在一个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时代环境下,但每个人都终有一天会告别幻想、走向成熟。与此同时,我们更要坚持唯物主义的正确态度,寻找科学理论对生活现象的正确解释。另外做出采访的本报记者罗辑在整理报道时,已经因为突发急性红疹入院,本篇报道由实习记者代为撰写。




(本报实习记者 安文逸 H市报道)




————




《流氓团伙集体到派出所报案  称钱包被一名神秘男子带走》




日前,活跃于H市大街小巷、身份介于街头艺术家与扰民主力的流氓团伙成员纷纷来到邻近派出所报案,称近日有一名墨镜男子常常出现在他们所在的街区,导致许多人由此失去了钱包。




“他一定不是道上混的。”无业青年李狗蛋(化名)义愤填膺地说,“这条街区原本是兄弟们的场子,他一来大家简直没法活了。”




据记者向民警了解,该团伙经常为本地居民造成噪音和视觉上的各种困扰,他们自己遇到这种束手无策的状况还是第一次。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并非是受到威胁才交出钱包,而是在神智不清醒的状况下主动将钱包送了上去。




“半夜忽然碰到那么张脸你知道有多吓人吗,”李狗蛋先生说着忍不住流下了热泪,“流氓也是人,就不能害怕吗?”




在记者与民警的共同努力下,这名神秘男子终于被联系到。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先生当天下午来到派出所,并带来了一麻袋钱包。




“大部分都是最近收到的。”同行的居民协会代表张先生对民警解释道,“还有一些年头久远找不到失主,请民警同志一起处理了吧。”




据张先生介绍,韩先生是最近刚搬到这个街区的新住户。对于本街区不良团伙的心理素质与耐受力,他表示了极大的担忧。




“如果连他们都丧失了勇气的话,那么这条街道也离失去活力不远了。”张先生说,“但鉴于这些人每天夜里十点之后造成强烈噪音污染的现象,建议民警同志在归还钱包的时候注意登记,方便警告或者进行拘留。”




截止目前,已经有约三分之一的钱包物归原主。“现在的年轻人都太脆弱了,”在派出所义务帮助归还钱包并气哭了数十个不良团伙成员的叶先生说,“我为下一代的未来产生了忧虑。”




记者认为,不管从事何种行业,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都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充满各种诱惑的社会中,只有凭着一颗坚强、自立、不为外物所动的心,才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看管好自己的钱包。另外感谢各方读者对本报记者罗辑的关心,他在收到一份匿名草药之后病症有所缓解,不日将重返记者的第一线,让我们为他送上祝福。




(本报实习记者 安文逸 H市报道)



评论
热度(916)
 
 
 
 
 
 
 
 
 
© 叫我郭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