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摸法大鱼好(上)

青山为雪:

吐槽标题的都输了!


本来想摸个小鱼,结果一次没写完……争取下次搞定吧。


————




冯主任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他的出现。




桌边围着的一圈人坐得东倒西歪,打盹的打盹,刷围脖的刷围脖,偶尔几个坐正的都眼神麻木,脑洞都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角落里的宣传部长叶修与风纪部长韩文清正在进行徒手搏击,因为他们坐的椅子是带滚轮的,就只见他们不停弹到墙壁上又弹回去相撞,发出砰砰砰咚咚咚的响动;旁边张新杰和王杰希正面对面玩节奏大师,李迅正在讲当周的八卦,黄少天的评论就像弹幕似的嗖嗖往外飞,每到槽点密集的时候众人就纷纷哄笑起来,会议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1]




冯主任的秃顶上亮光一闪,其效果和眼镜系角色一推镜片时的特效差不多,让其中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他抓起一根粉笔,在会议室的黑板上写了个字,最后一横的时候粉笔在黑板上发出了令人牙酸的恐怖声音,让突然安静下来的学生会成员们险些觉得自己穿越进《告白》了。




黑板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鱼”。




冯主任看到大家安静了,满意地拍了拍手,环视这一群神色各异的学生们。




“这就是我们今天会议的主题。”他威严地说。




魏琛举手说:“主任,我有过敏不能吃海鲜。”




“是主题!不是今天的主菜!”冯主任咆哮道:“会议后聚餐的事情会议后再讨论!”




于是饿着肚子的群众都老老实实地等着他说话。




冯主任把手放在他写的那个“鱼”字上,缓缓移动了两下,然后转过神,表情严厉。




“——摸鱼,是一件罪恶的行为。”




他用这句话来作为开场白。




“现今,人们在学习和工作中,不可避免会有摸鱼的现象出现。”他沉重地说,“而在校园里,这件事情的影响尤其严重,大家都停不下自己摸鱼的手,一摸再摸,浪费了大量精力,把宝贵的时间就花费在了摸鱼上面,对于这种情况……韩文清和叶修怎么没来还有那边翻倒的两把椅子是怎么回事?!”




桌边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片刻后,两个人默默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各自扶起一把椅子,平静地坐回了桌边。




冯主任觉得心脏病要犯了,赶紧吃了两粒脑残片才缓过来。




“所以,我们这段时间的工作重点就是,遏制乃至杜绝校园里的摸鱼行为。”为了自己的健康考虑,他迅速地切入重点,“学生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要行动起来!”




“異議あり!”方锐举手。




“说人话!”冯主任怒道,“不要以为我也玩逆转我就不会说你啊?给我好好讲中文!”




“报告主任,”方锐用播音员的语速说,“我觉得这个应该是风纪部的任务才对。”




“宣传部才是这次活动的主力吧,”对面风纪部的林敬言慢悠悠地回答,“对于杜绝不良风气这种事情,宣传当然比暴力制止更管用。”




眼看着风纪部和宣传部又要惯例地上演小学生拌嘴,信息部那边的喻文州眼明手快地制止了黄少天想要发言的举动,避免场面陷入更进一步的混乱中。喻文州扫了一眼周围人的表情,开口道:“行动起来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从自己做起?”




“说得对!”冯主任十分感动,终于有人肯正面提出有效建议了,“首先,我们的学生会成员要以身作则,禁止摸鱼现象——杜明你在干什么?”




人力资源部那边的杜明茫然抬头,他们的部长周泽楷今天没有来,包括杜明在内的几个部员显然完全没有跟上会议的节奏,而这时候冯主任已经叫了第二个名字:“唐柔同学!”




唐柔从宣传部的阵营里一跃而起,手里拖把直指杜明。




很多人都怀疑唐柔其实是风纪部的,因为她的画风更符合风纪部的感觉,但是考虑到宣传部同样有个十分凶残的部长,鸡蛋里再有几个猕猴桃也不奇怪了。杜明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一轻,刚刚摸着的那条大鱼瞬间被拖把杆挑了起来,直挺挺地钉在了墙面上。




几滴鱼血溅到了他的额头上,衬着他呆滞的表情,为这残暴的一幕做出了生动的注解。




后人把这场史称“第一次灭鱼会议”的事件视为反摸鱼战争的开端,在人类与鱼类战斗的漫长过程中,它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这张李迅趁乱拍下来的照片也同样被载入史册,特写里面杜明同学坚毅的眼神,仿佛要说出宣言般微微张开的嘴,还有脸上勋章般的血迹,配合旁边被拖把杆钉死在墙上的大鱼,完美地勾勒出了一名灭鱼斗士的英雄形象。以至于日后那些勇敢的灭鱼战士们在消灭了自己或者别人的鱼后,常常会把一点鱼血涂在脸上,以示誓死与摸鱼斗争的决心。




某份主流报纸在登载这张珍贵照片时,配上的标题是《一场战争的开始,一个物种的衰亡》。另一份美食类杂志用了同样的照片,注解则是《一条新鲜的大鱼,一项晚餐的选择》。




风起青萍之末,影响深远的灭鱼行动,就在今天无声地开始了。




****




叶修带着两个宣传部成员来到印刷室的时候,文体部的人正好也在这里。




文体部的负责人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前者更是艺术系的高材生,偏向新锐风格,刚入校没多久就用一份杰出作品《打你满脸桃花开》征服并吓尿了若干评委,夺得年度设计大赛的亚军。虽然这个成绩已经很好,但他并不骄傲自满,下一年又用续作《打的就是你哭了没》参赛,又捧回了一块银牌。据说今年他要和孙哲平接着合作,推出第三作《打得你爷爷都不认识你》,期望能够问鼎冠军。




张佳乐一看到叶修就招手:“快来,我们的海报已经设计好了,至于怎么贴就交给你们宣传部啦——”




“这次我们可是要灭鱼,”叶修凑过去,“你别弄一堆花花草草的进去啊。”




“那是,我们的专业水准没什么好质疑的。”张佳乐打开桌上的样品海报,“看看,是不是非常鼓舞人心?”




第一张海报上有一条被大剑劈成两段、鲜血淋漓的鱼,部分地方甚至还打上了马赛克。




“这……这也行吗?”宣传部的乔一帆迟疑道。




“这有什么,”张佳乐说,“就算鱼有点惨,但是我们已经把该打码的地方都打好了。”




乔一帆:“我说的不是鱼……”




海报上鱼只占据了一个角落,更醒目的则是一个武者手持大剑的形象,他半掩的上衣里隐约可以看到结实的胸肌,一只手上缠着绷带,表情漫不经心里透着杀气,肩膀上落了几片花瓣。




张佳乐把海报往上拽了拽,他们看到底下还有一句配词:【桃花流水摸鱼肥,不砍死你砍死谁】。




宣传部员们:“……”




“有什么问题吗?”张佳乐不解。




乔一帆小声说:“……这画面太帅我不敢看。”




“你把孙哲平拍的这么帅,他在家里知道吗?”方锐真诚地问。




“奏是这么帅,你有什么意见?”张佳乐不爽道,“他很高兴能为我们的灭鱼事业做贡献,这就是觉悟,觉悟!”




“这个不错。”叶修拍板说,“虽然看起来更像非诚勿扰的广告,但是起码能吸引到注意力,这一版可以多印几张。——下次可以把衣服再拉开点其实。”




“想什么呢,”张佳乐白了他一眼,“我们麻豆虽然是业余但也是有节操的好吗?”




他掀起第一张海报样品,露出下面的第二张。刚看到上面的内容,宣传部的三个人都深吸了一口气。




“我好想艾特张新杰。”方锐喃喃自语。




海报上是密密麻麻的鱼群大军,而在这队列里唯独有一只鱼和众鱼游的方向相反;所有鱼都是一条蓝色一条绿色这样交替排列,只要这条逆向的鱼原本该是蓝色,却和它左边右边的同伴一样是绿色;除此之外,它两边的鳍不对称,鳞片是由正方形和六边形嵌成的,中间全是不规则缝隙,配词写着【虽千万鱼吾住矣,鱼间正道是沧】。




“错别字……还没写完……”乔一帆痛苦地说。




“简直就是对密恐患者和强迫症的双杀。”叶修也感叹道。




“就是这个效果。”张佳乐满意地说,“要激发起人们对于那条鱼的痛恨,从而给大家心中种下灭鱼的火种——猩猩之火,可以烤鱼!”




“这个少印几张吧。”叶修说,乔一帆在备忘录上记下来,“还有别贴在玻璃上面,我怕被砸碎。”




“来,”张佳乐又拿出一张小纸条,“连宣传词都给你们顺便写了。”




方锐接过来,开始念:




“摸鱼将至,我从今开始灭鱼,至死线方休。我将不刷围脖,不上论坛,不开B站。我将不打剑三,不刷虾球。我将专注目标,通宵战斗。我是笔杆中的利剑,画板上的守卫,抵御困意的炫迈,照亮键盘的光线,唤醒赖床的闹钟,守护死线的坚盾。我的整个生命,都献给了人类最伟大的事业——消灭每一条摸出来的鱼,水煮鱼、红烧鱼、跳跳鱼、糖醋鱼、酸菜鱼、蒸桂鱼、翡翠鱼、五彩鱼丝、捶鱼烧麦、白果鱼丁、蒜子焖鱼、锅踏黄鱼、五香酥鱼、芙蓉鱼片、茄汁鱼卷、鱼杂豆腐、双色鱼丸、清汤鱼圆、秋思鲈鱼、纸包带鱼、西湖醋鱼、包公酥鱼、三丝鱼卷。鱼鱼如此,鱼鱼皆然。”[2]




“……”




叶修忧虑地问:“……你写宣传词的时候,是不是饿啦?”




————




[1]梗来自孔乙己。


[2]梗来自冰与火之歌的守夜人誓言。当初一直注目那句“不娶妻,不生子”……嗯(。

评论
热度(866)
 
 
 
 
 
 
 
 
 
© 叫我郭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