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笔+全职】怀鬼之旅(四)

一只大白圆子:






卖场的手机柜台前有华人店员,张新杰正皱眉听他天花乱坠地夸耀某款手机的性能。


叶修和韩文清在讨论霸图队长在青岛的那套私人公寓。


“……地段也不错,两个人住根本不挤,又不是没试过。要那么大房子干嘛。”叶修说。


“离霸图太近,附近网吧也多,你出门会不方便。”


“你现在看中的房子在哪?”


韩文清说了青岛的一个地名,果真离霸图俱乐部相当远。


“那你不是很不方便?”叶修不赞同道,“就不说现在了,以后你退役了肯定也是留俱乐部的吧?每天上下班折腾这么远我听着都累。你可别告诉我你打算住宿舍里每个星期回来一次,哥分分钟休了你。”


“这样你能自由一点。”韩文清说,“我没事。”


叶修本来还要争辩什么,这一下子居然没接上话,就像技能发出前的瞬间突然中了禁言术。他努力稳了稳表情,“不行,哥就喜欢现在这套,你敢卖我就不嫁了。”


坐在他旁边的张佳乐“哗”一下站起来。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张佳乐对叶修怒目而视。


“忍不住就别忍,憋久了对身体不好。”叶修道,随手向后一指,“——厕所在那。”


“谁说这个了!”张佳乐大叫,“你们旁若无人地讨论同居事宜就算了!居然还当着我的面调、调、调……”


“调情。”叶修镇定地帮他接上了,“那又怎么样,你嫉妒啊乐乐?”


“我靠,你你你……”张佳乐气得声音都抖了,他“你”了半天,最后中气不足地扔下一句“你们等着”,投奔张新杰去了。


“你们等着……”叶修着重念了那个“们”字,看向韩文清,“他都敢威胁你了老韩,你在霸图的威信是不是有所下降啊。”


“比你在兴欣好。”


“切,哥那叫平易近人。不过下次别刺激他了,毕竟他……那什么对吧,可以理解。”


韩文清闻言挑了挑眉,“只有你在调情,我没有。”


“啧,明明是你挑起来的,还不承认。”


韩文清正准备回话,忽然感到口袋里一阵震动——他的手机响了。


韩文清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叶修看在眼里,心里在猜到底是谁的电话。


他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韩文清接起来只听了三秒,就把手机给了叶修:“叶秋找你。”


叶秋?叶修微微诧异地接过来。


“哟,你怎么想起来找我?”


“叶修啊。”叶秋的声音从地球另一端传过来,“叶修,恭喜夺冠。你们还在苏黎世呢?我跟你说个事。”


叶修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情稍稍敛了点。他没再说话,似乎是电话里叶秋一直在说,叶修偶尔回个“嗯”。


听了一会儿,叶修答道:“行,知道了。”


一段空白,两人都没说话。叶修斟酌了一下用词,试探道:“你最近没什么事吧?”


“爸爸身体挺好,你不用担心。”对面这样回答,“我挂了。”


叶修挂上电话,若有所思。


“怎么?”韩文清问。


“明天苏黎世有个拍卖会,叶秋本来要参加,但是他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们去。”


“我们?”


“嗯,我们四个。是个包厢,具体地点他回头用短信发你手机。”


韩文清知道他没说完,静静地等着。


叶修想了一会儿才开口:“不太对劲。他旁边应该是有什么人,说话不方便。不过他也说了不要担心,那应该没有危险。”


“你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了?”韩文清之前一直注意着他的表情。


“嗯……因为他叫我‘叶修’。”叶修道,“叶秋很少直呼我的名字,都是叫哥哥。”


“这件事,可能和之前碰到的那两个人有关。”韩文清道。他没解释为什么,叶修也没问,显然也有这样的猜测。


一个人如果不接触荣耀,还能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到叶修?


叶修其人,除了荣耀,还有什么能引起别人关注的?


——他的家庭。




张新杰和张佳乐回来了,张新杰拎着一个长扁的盒子,里面是他的新手机;张佳乐手上多了一副墨镜,他当着叶修的面给自己戴上了。


“哼哼,现在你们闪不到我了。”张佳乐道。


“为什么你会觉得戴着墨镜就听不见我们说话了?”叶修十分诚恳地问,“你的逻辑呢?丢了的话我把兴欣的那个借你用用啊。”


“幼稚,这是精神层面的防御,懂吗你。”张佳乐转向张新杰,“新杰你真的不考虑买一个吗?”


张新杰正在低头用左手研究新手机,闻言抬起头——张佳乐本身长得不错,此刻脑后扎着一撮小辫,脸上顶着副墨镜,看上去颇有些酷炫狂霸拽的帅气。


张新杰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摇头,“不用了。”


“那就算了,到时候被闪瞎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张佳乐耸肩。


对了,告诉你们个消息。”叶修清了清嗓子,“咱们明天的行程有安排了。”






与此同时,远在北京的叶秋挂了电话。


“现在满意了?”他冷冷道。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脑后的小辫给他添了几分不羁。欧洲中南部是中午,北京已经是黄昏,夏日的夕阳余晖从巨大的落地窗照进来,把两人的半边身子映成旖旎的橘黄。


屋内的气氛却和旖旎沾不上边。


“真是多谢叶少配合。”男人道,语调轻佻随意,听不出一丝谢意。


“混进去的人是谁?”叶秋问。


“哟,这我可不能说。”男人笑道。


“那被顶替的是谁?”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他没告诉我。”男人像是随口答道,甚至懒得表现得真诚一点。


“这就是你刚刚答应的事后会详细告诉我?”叶秋的语气冷至冰点。


“事后——”男人拖长了语调重复,“我可没说你打了电话就告诉你。再说,你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就像我刚刚说的,你要是告诉了他们,导致那个人的计划破产了——本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如果他在苏黎世不顺利,那可就难说了。”


他说着,弹了弹手上的烟,语气稍稍沉了点,“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哥身边的那个,到底还算不算人。”


“听着。我不关心他是人是鬼,也不关心被顶替的那个人是死是活。”叶秋脸色始终平静,可语气里透着股他哥哥永远也不会有的狠辣,“你说计划顺利的话其他人就不会有事,所以我才按你的要求打了电话,你最好祈祷你说的是真话……”


“小朋友,”那男人打断他,缓缓吐出了一口烟,动作带着些匪气,“即便叶家得势,我也劝你收敛些锋芒,尤其你根本不清楚你对面坐着的人是谁的时候,说话客气些总没错的。”


叶秋轻轻笑了一声。


同样的神色,叶修来做可能已经嘲讽得拉稳了对方的仇恨值,而放在叶秋身上却带着轻巧无比的优雅。


优雅,而且危险。


事关兄长,他或许在之前的谈话中情绪有所失控,但是现在,已经冷静下来的青年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茶——


“你想确保那位的计划顺利,而我希望我哥哥平安无事,照你的说法这两件事是因果关系,所以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还是别起冲突的好。”他的目光在对方的墨镜上打了个转,嘴角扬起得体的微笑,“您说对不对,齐先生?”(注)


墨镜后的眼瞳里闪过无人看见的利芒。哪怕是道上混的,也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姓氏。黑眼镜终于第一次正眼打量起这位近两年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人。


长沙老九门,上三门为官,平三门曰贼,下三门经商,九家联合在一起,正是所谓的官贼商相勾结。岁月变迁,势力更迭,九门提督如今已经没有上平下的严格分工,然而这道理是不变的。


所以黑眼镜即便只在道上混,也听说过这位叶家的小少爷。


道上传言,京城的那些二代圈子里,出了个挺有出息的叶少。


道上传言,这位叶少年纪轻轻,手段了得。


道上每天流传各种耸人听闻的劲爆消息,这种消息左耳进右耳出,何况,到底不是同一个圈子里的,谁也没在意。直到——


“上次我和解九爷在杭州见过一面。虽说最后很遗憾,事情没能谈拢……不过买卖不成仁义在么。”叶秋微笑着平视黑眼镜,目光似乎穿过了墨镜直直看进他眼睛里,语气温和而平稳,“我猜小九爷早就跟你提过我了吧。哦,说提过不太准确,应该说是……”


叶秋用手指描过白瓷杯的杯口,声音里带了点笑意,他一字一顿地说:“应该说是——枕边风?”


至此,这场谈话的主导地位终于开始向他转移。






早餐吃的基本是包子和点心看不出来,可是午饭的时候张新杰的手就显得非常不方便,张佳乐自告奋勇承担了喂他吃饭的任务。


“毕竟是我箱子的责任,这是应该的。”张佳乐异常严肃地说,“来副队,张嘴,啊——”


张新杰一脸诡异地盯着那勺子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坚持用左手自己用餐。


吃过午饭,张佳乐去了店里的厕所还没回来,剩下三人讨论接下来去哪。


“这有什么好讨论的,找个网吧啊。”叶修把手伸进韩文清口袋里摸索,嘴里说着“我来查查地图啊”。


叶修摸到韩文清的手机,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被韩文清一把攥住了手腕。


“……老韩你干嘛,快松手,这中国人这么多被拍了怎么办。”叶修道。


韩文清加了点力道,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把手松开。”他指的是叶修紧握着他手机的手。


“你才松开,注意点影响,你看看这光天化日的……”叶修环顾四周,就看到站在他们边上的一对白人情侣交换了一个热情四溢的舌吻。


叶修:“……”


“你松不松?”


“我就查个地图你发什么疯?”叶修装傻,“新杰快管管你们队长!”


张新杰默默扭过了头。


“不松是吧。”韩文清一手扣着他手腕,另一手开始掰他的手指。


“卧槽!”叶修也伸出另一只手,试图阻止他,“韩文清你……”


于是张佳乐刚回来,就看见韩文清和叶修四手纠缠在一起,张新杰假装看风景的一幕。


“不要脸!”张佳乐大叫,“居然当街秀恩爱!真是瞎了我的狗眼!我的墨镜呢我需要你!”


两人都暂时没空理会他。韩文清终于一根一根掰开了叶修的手指,把压在手机下面的打火机收回自己的衣袋,将手机塞回叶修手里。


“查吧。”他淡淡地说,又看了还在嚷嚷“不要脸”的张佳乐一眼。


张佳乐闭嘴了,又默默戴上了他的新墨镜。


“你这是家暴!家暴!”叶修怒道。


“嗯。”韩文清全不在意地应着,“你还查吗?”


叶修愤愤地打开地图。


不一会儿叶修咦了一声,“附近没有网吧啊,最近的一个也隔了好几条街。”


“不会吧,叶修你行不行啊,我看看。”张佳乐接过手机,“我去,居然是真的。市中心居然没网吧太不科学了!”


“还是别去网吧了。”张新杰开口道。


“为什么?”张佳乐问。


“去了也没用,没有国服客户端。”


“……”也对啊。


“万一真抢起BOSS来,兴欣多了我一个,可霸图多了三个。”叶修敏捷地转换了思维,“所以不去也好。只要能拖住你们不去网吧,哥就完成了标准的一拖三啊!”


“刚刚是谁提议去的?”张佳乐鄙夷地说,“你就自我安慰吧。”


“自我安慰?我为什么要自我安慰?”叶修理直气壮地反问道,同时充满内涵意义地瞟了韩文清一眼。


“靠!我墨镜都要碎了!”张佳乐又丢下他找张新杰控诉去了。


叶修靠一个眼神打赢了嘴仗,得瑟着转向韩文清,大概是准备再嘴欠两句。


“晚上收拾你。”韩文清不等他开口就道。


叶修:“……”




被迫打消游戏念头的四人最后决定沿着利马特河边逛逛,他们中途蹭上了一个中国旅行团,不远不近地吊在队伍后面听导游滔滔不绝,把苏黎世描述成一个童话梦境般的富庶桃源。


哪有这么好的地方呢。前面旅行团里的中年人大多露出赞叹向往的神情,韩文清心里很不以为意,不过叶修难得安静认真地在听,他当然没必要特意说出来扫兴。


韩文清万万没有想到,走在他旁边的国家队领队同志之所以陷入沉默,跟导游的艺术描述没有一点关系。叶修垂眸看了一眼韩文清垂在身体一侧的手。


路过一家街角咖啡店的时候,叶修趁着绿灯亮起,一波汹涌的人流经过的时候,朝韩文清靠近了些。他的手背贴上韩文清的手背。一开始韩文清只当是靠得太近,无意间碰到了,后来那只手开始不太安分地摩挲自己的手背。


韩文清毫无犹豫地反手握住了。


身边人潮如织。行色匆匆的白人西装男、手抱书摞的亚种面孔学生、大声谈笑的青年背包客,每个人带着不同的背景交汇在这里,各自奔向自己的目的地。在这个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多年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充斥着陌生人的异国街头,没有人注意他们。


——在街头像普通情侣一样牵手,他们谁也没有妄想能实现的,甚至连妄想都不曾有过的奢望。






吴邪坐在街角的咖啡店里安静地看着窗外。


“房间订好了,我困死了,先过去补一觉,你呢?”解雨臣收起手机,站起身问道。


“我再等等。”吴邪道。


解雨臣顺着他的视线向窗外看过去,那四人已经渐渐走远,背影重叠在一起,不知他在看谁。


“瞎子那边还顺利吗?”吴邪问。


解雨臣收回了视线,道:“已经成了。”


吴邪点头。


解雨臣又向窗外看了一眼。


“他们都走了,你再不跟就跟不上了。”他提醒道。


“没想跟。”吴邪终于收回了一直看向窗外的视线,“你去补觉吧,我坐一会儿就过去。”


解雨臣没再说什么,挥挥手出了店。


吴邪维持着坐姿没有动。


他是真的没想跟上去。追着那人走了将近十年,身心俱疲,他已经快追不动了。如果这一次还是不行……那就算了吧。他就继续当这个吴小佛爷,继续当那个行尸走肉的三叔,这辈子,就这样了。


吴邪又想起刚刚看到的牵手走过的那两人,抬手慢慢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


咖啡有些冷了,苦得有点过分。


而窗外阳光正好,利马特河面上波光粼粼,岸边白鸽成群,欢声笑语,生机非凡,活脱脱一个人间乌托邦。那些阴暗的,血腥的,现实的,残忍的,都只在无人可见的暗流之下。


善恶阴阳相生相伴,悲欢苦乐纷杂其间,世间万物本如此。






TBC.






注:不是私设。沙海中提到过黑爷姓齐,以防有妹子没看过沙海注一下。




拖太久了抱歉,这么几千字反复改了一个星期_(:з」∠)_


本来有很长一段关于圣彼得大教堂的描写……最后感到太高冷还是删了= =


微博ID同lo名,欢迎来鞭打催稿orz

评论
热度(123)
 
 
 
 
 
 
 
 
 
© 叫我郭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