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fragment)天天都是520

菁年不予:

(learn +practice)


都5.22了虽然。


 @暮鼓晨钟 (520晚上脑抽的忽然想了点,乱七八糟的都不好意思at)




---天天都是520---




【沐浴露】


不知在哪里看见有人说:明明是同一瓶沐浴露,用在他身上就感觉特别好闻。




当然也有可能是香皂,只不过我家用的是沐浴露。




总之很同意。




我趴在他身上不停地嗅。




“你是狗吗?”他忽然问。




这是什么话!




我勾着他脖子的手臂用了点力,口带威胁:“你是说你自个是肉骨头?”




他不承认,只转身抽鼻子:“你用的什么,感觉很好闻。”




我高兴了,扯了扯他的短毛:“来,汪汪。”




【钥匙】


我看着他的车停在了固定位置上,看着他从后备箱取了东西出来,看着他穿过两边是矮灌木的小路……




我愉悦地迎上前:“回来了?真巧。”




他皱着眉,对这巧合不以为然。




我盯着他提着的袋子里的葱:“很水灵啊。”只有葱探出头来,我只能和它套近乎。




他把放葱的袋子递给我,似乎发现了我们正培养感情。




我很大度地接了过来,顺便无视他手里另外三个同样大小貌似更沉的袋子。




他眉间颜色更深,我把头撇到了另一边。




他叫我的名字。




我只感觉心一沉。




“你又忘了带钥匙?”




“没有的事。”




“那你开门?”




不得不说,他虽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但在某些方面我的确赢不过他。




【香烟】


洗衣当值。




为表示勤奋和敬业,我在全屋搜罗可以洗的东西,包括他刚穿了一次的衬衫。




从他的外套左口袋里摸出一个被捏扁的烟盒,我瞅了一眼里面还有五支烟。这应该是昨天吃饭时没收的。




我又搜右口袋,发现也有烟盒,里面还有两支。我回忆了下应该是大前天车里没收的。




抱着这样发现宝藏的心情,我摸过了他所有衣服的口袋。




收集的烟竟然快凑够一盒。




啧啧,他真是个暴君。




衬衫里竟然还抖出了一支只剩下了一半的香烟。




他当时掐灭了又没有找着垃圾桶,就随便收了起来。




散落的烟叶种在了贴近他心脏的口袋里。




他比我还戒不了。




【闹钟】


他把那只闹钟摆在床头时,我脑子里只有四个字:钢铁意志。




这种老式闹钟,只要听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掉它的声音。




那绝对是赶杀所有瞌睡虫的杀虫剂。




我迅速脑补了一下每日被它吵醒的恐怖瞬间。




我知道他是因为要坚持晨跑才打算用的,于是委婉的建议他可以使用手机的闹钟,而且最近的一首游戏音乐很好听,正好可以当做闹铃声。




他首先严肃八百地声明那首曲子更适合用来催眠,又义正言辞地说明把手机放在床边不利于身体健康。




我一不小心妥协之后,闹钟走马上任。




但它从来没有响过。




他定了五点三十的闹铃,却总是五点二十五醒过来。




然后他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关上了闹铃的开关。




【杂志】


他先找了纸板来。




“好点了吗?”他抬头问。




我试了下,桌子还是有点晃,“不够。”




他又起身去找,很快又拿来了一块木楔子。




“这边都翘起来了。”




他又去找小刀打算削掉一层。




他这么忙乎只是因为不同意我拿电竞杂志垫桌子而已。




杂志很好用,厚度刚刚好。




他说你把自己的脸垫在桌腿下都不膈应么。




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反正有他的那些页我都剪下来贴在墙上了。




【鱼缸】


浴缸里水草茂盛。




一条黑红相间的鱼游到我跟前。




我想着鱼应该是没有眉毛的,可是这条鱼有两条浓重的、看起来有点熟悉的眉毛,于是它整个看起来让我很想笑。




我喊了他一声,发现我竟然知道它的名字。




它回应了我,它的嘴动了动,可是没有声音,只有水里急促升起的一连串泡泡。




“你说什么?”我凑近了一些。




它又吐了一串泡泡。




我摇头表示不懂。




它竟然双手抱胸一样收起了鱼鳍,还拧起了眉毛。




于是我笑醒了。




鱼缸还在客厅里。不过里面空空如也。




自从他上次出门很久,我瘦了几斤鱼死光了之后,他再不让我养活物。




【床单】


太阳当空照,滚一发。




倾盆大雨下,滚一发。




早上生理性地,滚一发。




晚上习惯性地,滚一发。




洋式情人节,滚一发。




中式情人节,滚一发。




各式各样的情况都有可能滚一发。




床单总是在洗。我看着阳台上飘摇的几张床单,脸略烧。




我为此一本正经地和他进行了谈判。




他说沙发、电脑桌、厨房、浴盆都是可以的。




我干笑。这些虽然都是我提议尝试的,但是经身体实践后,我已将它们列为了违禁地点。




于是我提出让他慎重考虑,希望他尽快理解我的精神。




谈判结果是又买了几块床单。




【梳子】


我对着镜子扒拉头发。右边有一撮一直孜孜不倦地翘着。




我扑腾了点水,发现没有效果。




我心里小发誓我再也不会去昨天理发的那家剪头发。




“怎么了?”门口传来他的声音,抬头便在镜子里看见了那张熟悉的万年钱包脸。




只不过我总觉得它的主人有点幸灾乐祸,“用梳子?”




爷们儿的家才没有这东西。




梳子还躺在某个商店的柜台里。




他走过来,拿手梳理了下我的头。




我说感觉头上像被猪八戒的耙子挠过。




然后我的头就被塞到了莲蓬头下。 




【手机】


发信息手速很快。对标点输入法切换非常熟悉。




自带游戏早就通关,刚又下载了两个。




把我的照片处理一下制成桌面也根本不是问题。




和任何电子设备传输数据都很简单。




所有犄角旮旯的应用都能找得到。




他的手机我用的比他熟。




当然我还是不用手机。非常顺利地迄今没有发生任何不便。




相反还有好处,比如,




不用想着他可能打电话过来。




也不用等他的电话等到迫不及待。




【绿萝】


他把一盆绿绿的东西放在电脑桌上,和之前的芦荟和吸毒草作伴。




“这是什么?”我凑过去研究。




“卖的那人说是绿萝。”他明显也不在行。




"可这不是今天应该买的吧?"。




“今天应该买什么?”




“520啊,应该买玫瑰花吧,不是红的也行啊。大街上不是一把一把的?”




“你要那东西干什么?那不是送女生的?”




“当然是重在心意……你难道是觉得这叶子长得像桃心才买的?”




“像吗?……买它自然是因为它能净化空气。”




我在心里为他的浪漫细胞默哀了一下。




然后我象征性地百度了一下绿萝。




结果发现不管他是早有预谋还是误打误撞,他还是买了个比较应景的东西的。




---没了---



评论
热度(97)
  1. 叫我郭大仙儿菁年不予 转载了此文字
 
 
 
 
 
 
 
 
 
© 叫我郭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